联系我们
张易君高端风水

17759309988
子平八字知识
三 命 通 会——19
作者:张易君高端风水   发布于:2017-06-16 19:38
身犯休国之地,并冲官贵何嗟。-
(如辛亥日,既无官然,身又不旺,岂不惆帐?不知亥字多,亦能一出已中官印为贵,故曰何嗟。)
自专官旺之支,同钓禄子犹贵。
(此即丁已、癸亥、丙午、壬子等日,自坐临官、帝旺之宫,支种多,能冲出对宫官禄,与上文义同。)
阴术独遇子时没,官星乙镇,鼠案最贵。
(此六乙鼠资格也。《喜忌篇》文义同。如甲寅、戊辰、乙亥、丙子,四柱别无他格、动摇,丙子亦不动摇,安然为方。《经》云:“有神不可动摇”是也。如甲寅、癸酉、乙亥、丙子,月令偏官伤身,赖日下印旺,亦不失为衣禄。如辛亥,甲资显高极。《经》云:“甲己未盛于土乡,发扬仁义佐明君。丙辛合丙旺辛生,镇守成权之职。乙庚入金局,兼木自旺,文仁武义双全。戊癸得火旺,更水独旺,和律智8俱备。丁壬水火既济兮,鱼水和同;阴阳干支相合兮,君臣庆会。听凤鸣于高岗,必鹰扬于疆场”是也。如甲辰、戊辰、己巳、辛未,己日得甲为亚官,三月通气,引于未上,兼为正印,故主极贯。如戊一、庚一、癸亥、戊午,癸生七月,印旺天德之地,合戊为官,引子午时火旺之地,又能资戊土之官,官身俱旺,故主大贵。)
拱贵、拱禄为将相,忌刑冲填实之凶。
(此拱方、供伍格也。《喜忌篇》文义同。如丁巳、丙午、甲寅、甲子,拱丑资。壬子、T未、丁已、丁未、年支子字冲出午字,放大方。突卯、庆申、戊辰、戊午,拱已禄。如辛丑、辛丑、甲寅、甲子,有丑字填实,却以辛为正官论。己未、戊辰、戊寅、戊午,官认多,寅字冲申为冲开,则拱不成。七。壬辰、戊申、己未、己已,是此格也,故大责。)
官印暗合天地,其贵可知;福德隐在支中,其德尤苹。
(官印哈仑,即食神暗合亚官,偏财暗合正印。如甲用辛官,丙金能暗合于未为官,用癸为印;戊旺位暗合癸丑为印;更得地支有子合卫,有午合未方是。福德隐藏,福即福星;方德即天月光或指福德秀气,或指天乙方人,以藏在支中为妙。如甲戌庚不见丑未,但得己字即是。见己在卫未富龙公。柱无卯乙公,更生四季月,已上得令,主责人见喜前程,尊二委优,及得妻财。及云;甲人见丑,在坐羊刃,为天乙当职,见未夜生得力,为福十全。反此,一半论。四柱带甲戊庚全,得乙丑为投资,更加福力。若一庚、一甲,见支神三四丑未,为会资,如加福力。若本主与责人俱生旺,只消一字,其福自全。喜三合、六合,忌休囚、空玻。诗曰。古人帝座见生成,官旺之乡名早成。若遇休囚并破制;虚名踪迹远三公。)
五行正发,怕刑冲克害之神;四柱吉神,喜官旺生合之地。
(五行正击,乃正气官星。如甲生面月之例。最怕酉刑卯冲,丁克成害,伤了古气。或以大为百种,如甲见丑,丑中有辛,又为甲正官之类。柱有卯乙克坏丑资,喜已酉三舍,乙木克冲,丑不A。或有子合丑,亦可隔木之克。如有乙卯子卯相刑,不能克丑未,为天乙之计。四柱吉神,乃官印、财食、奇百、福德等星皆是。但得一星临长生、帝旺、临官、正库、三合、六合之位。无不富贵。诗曰:人命生时得一强,日时或临原马乡,须看前后扶助合,必然衣锦入一堂。《在忌篇》云:五行正夭,忌刑冲破害之宫;四柱于支,喜三合、六合之地。及云:地支、天干合多,亦云食合忘宫。二义项并论之。)
若也沐治途煞,魄往哪都;元犯再伤,魂归岳府。
(此因上文刑冲克害而言。怕裸形送热,以生之者进,而克之者重。命无犯之,已为不吉。岁运再犯,决死无疑。如元犯官煞,去配不清,柱无食神可解,岁运再见,则死。若无犯被印,流年再犯,则死。凡用种有损者,皆是。此四句,《路原子》本文。)
畏煞逢然刚夭,忧关落关即亡。
(此亦因上而申明之也。柱中原怕关煞,如甲见庚中为热,岁这再见,柱无数解者,天。年热尤重。有印则化,有食则制,有刃则合,身旺则敌,若行煞旺运,亦天。又如,甲日见辰,为阳五极,又为铁蛇关。壬见丑,庚凡戌,丙见未申,皆阳关,日重。乙见辰,癸见丑,辛见成,了见未申,为阴关,稍轻。四柱犯流年,又犯运行休回,主死,或被神拜鬼贼,或曰关。然之名甚多,非直言七双阳关也,其详见前论《寿大及小儿关煞下》。)
引合关热误伤身,中下灭绝横夭寿。
(引合关热,如丙火既弱,又见辛未,丙辛既合雨就辛官未位,乃丙极阳关,再被壬来克,印亡。是基辛亥然地,尤紧,犯之横罹其咎。一个:丙戌、丁酉、辛酉、乙未,壬申年死是也。中下灭绝,如壬戌日为坐财,又坐煞,日支能有之,是则寿。若行壬辰运,壬癸水聚于辰,克破成中大土,别无可数,即天。此名倒冲命元,土旺则水旺,上身自崩坏,何吸数之;水工则大灾,放云中下绝灭。中下者,即地元、人元。中下之分也。余仿此推。)
伤官见官。祸患百端;逐马逢马,劳苦千般。
(此言独把所忌,故不吉。伤官见官,惟有财星可以解伤之毒,劝官之怒,转祸为祥。逐马迁马,惟有官然可以制刃之劫,虽劳亦得其财。若比肩多,他强我弱,虽减耗亦得其时。不得均平,止三四分之一。)
财逢羊诩以多伤,印见妻财而不破。
(此亦同上文之义人今,最忌羊刃,财格被破,印格被夺,官格冲怒,只喜七然制之。阴刃力做无妨、印见妻财,是贪财坏印之说也,岁运又见,主破财伤妻,或因妻致讼。若原无对星,在财星力做,岁远见之,稍轻。惟官煞进生解劝,反得举荐成名。)
食神遇果,无财则夭;身弱有财,重逢正印,亦凶。制煞逢印,有冲则诛;命强无官。单通七煞尤胜。
(《喜忌》云:柱中七煞全力,身弱极贫无地。是此义也。)
三刑对冲横祸生,羊刃对合非殃至。沐浴从生无家客,休回见煞不埋人。
(沐浴、休囚,皆身表也。从生则泛,见煞则伤。)
月下劫财主无财,喜煞无印而有获。
(然能制刀,印能化热,化则不能制刃,故喜煞而去印。)
暗中破印亲坏印,喜官无食以加封。
(时能被印,官能生印,有食则坏官生财,印愈受伤,故喜官而去食。)
官煞混杂贱患兮,兄弟太多分散兮。喜印无制能文,喜制无印能武。制印俱有,碌碌难成。
(印能化热,食能制热。有化莫制。有制莫化。制化大多,则然无气,反为不吉。羊刃全赖然制,或化作印纹,如戊日午月之类。是制化止用其一,皆能有成。)
禄马背逐饥寒兮,财印相破括囊兮。喜官带煞为权,爱煞带官为贵。官煞单见,琐琐不遂。
(禄马背逐,对印相玻,须官煞叠见,方能制比劫而生财,生印经而化财。单见则力薄弱,岂能遂意?)
果印相杂宠辱兮,财马太多盗气兮。喜身旺而为福,忌运弱以生灾。
(偏正二印相杂,偏正二财仅有。若身弱不能双成,其生并受其财,中间要分偏正强弱。若编印偏对强,身旺运强,骤然发福。正印、正时亦然。)
官禄克破夭死兮,库墓冲散无餐兮,忌重破而无依,喜比肩而可救。
(官,官星。禄,正光如甲见辛寅,又见庚一,及已与午之类,岁运再见,即天。若身旺,有比肩,亦可作旺论。又如,甲以卫为官库,要得未字冲开,用十不可见二丑。有丑不可见二未。又忌丁丑、丁未,丁伤辛官之类。见癸未、癸丑,癸水能制下火,己丑、己未。己土能生辛官,己为甲财,癸为甲印,雨为甲食,支干生旺无破者名贵。稍见冲克,则减分数。冲克太甚,反为贫窘。以上杂举财官、印好、食神、伤官、官煞、羊刃、比肩、臭种,相忌相须,相制相合,交互言之,看所用之神何如,日于强弱如何。《经》云:日主景宜健旺,用神不可损伤。斯言简而尽也。)
劫财、羊刃,切忌时逢;岁运并临,灾殃立至。岁冲运则崩,运冲岁则晦。
(此下专论岁运。岁者,天之所盖,运者,地之所载。岁运不可两相冲激,重则崩,轻则晦。命中最要相和,则天地亨泰,福禄自臻。大岁冲运,其祸重;运克大岁,则祸轻。考《渊源V渊海》诸说,仅以运克岁为重,岁克运为轻,即日犯岁君之义也。验余命,行了巳运,遇癸亥流年,癸伤丁亥冲巳,是岁冲运也。其年罢官丧母,受祸最惨,可以例观矣。】
阴气终而阳气断,未死堪嗟;阳数极而阴命追,不姐何待?
(甲见辰,丙见未,戊见丑,庚见戌,壬见丑,为阳气极。乙见戌,丁见丑,己癸见未、辛舶,为阴数终。岁远见之,尤凶。又云:乙辰、丁未、己丑、辛戌、亦是阴符来追,阳数先断,若上当生,四柱无害。最怕上既犯,岁运又见,立死。又云:阴干遇阳极,为阴遇阳关;阳干在阴终,为阳遇阴关。身弱只力,皆大;身旺得比肩党助,则无害。)
五行有救,当优不忧;四时逢空,闻喜不喜。
(言人命遇岁运之凶。以上冲克、气终、数极之类,如五行有数,则当忧不忧。四时逢空,是流年六岁遇吉林,却值空亡,则闻喜不喜。或曰:甲忧庚,得乙可数;春无土,不怕上为凶,不喜土为福之类。《经》云:庚辛来伤甲乙,丙丁先见无危。又云:在无土,夏无金,秋无木,冬无火是也。以下有论妇人二十句,已引专论妇人门。故不重录。)
是以阴阳罕测,不可一途而推;贵贱难分,要执两端而断。略究古圣之遗文,约以今贤之研详。若遵此法,参悟鉴命,庶无差忒。
(此总结上文诸格之义。以上指出诸格,俱论前卷诸格,下故不详注。《喜忌篇加继善篇》,是从此赋变化而出,今人但知有此二篇,而不知有此赋。故录之。)

喜忌篇

回柱排定,三才决分。专以日上天元,配合八字。天干有见不见之形,无时不有。
神煞相绊,轻重较量。
若乃时逢七煞,见之未必为凶;月制于强,其煞反为权印。
财官印经全备,藏蓄于四季之中;
官星财气长生,镇居于寅申巳亥。
庆申时逢戊日,名食神干旺之方;岁月犯甲丙卯寅,此乃遇而不遇。
月生日干无天财,乃印经之名;
日禄归时没官星,号青云得路。
阳水叠逢辰位,是壬骑龙背之乡;
阴木独遇子时,为六乙鼠贵之地。
庚日全逢润下,忌壬癸已午之方。时还于申,其福减半。若逢伤官月建,如四处未必为凶;
内有正倒禄飞,忌官星亦嫌羁绊。
六癸日时逢寅位,岁月怕戊己二方。
甲子日再逢子时,畏庚辛申西五午。
辛癸日多逢丑地,不喜官星;岁时逢子已二宫,虚名应利。
拱禄拱贵,填实则凶。
时上偏财,别官忌见。
六辛日时逢戊子,嫌午位运喜西方。
五行遇月支偏官,岁时中亦宜制伏。
类有去官留煞,亦有去煞留宫。四柱纯煞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有一位正官,官然混杂反贱。
月令虽逢建禄,切忌会煞为凶。
官星七煞交差,却以合煞为贵。
柱中官星大旺,天元赢弱之名。
日于旺甚无依,若不为僧即道。
印经生月,岁时忌见财星;运入财乡,却直退身避位。
劫财阳刃,切忌时逢;岁运并临,灾殃立至。
十干背禄,岁时喜见财星;运至比肩,号曰背禄逐马。
五行正贵,忌冲刑克破之宫。
四住干支,喜三合、六合之地。
日干无气,时逢阳刀不为凶。
官煞两停,喜者存之,憎者弃之。
地支天干合多,亦云贪合忘官。
四柱煞旺运纯,身旺为官清贵。
凡见天元大弱,内有弱处复生。
往中七煞全彰,身旺极贫无寿(一云,无数)。
无煞女人之命,一贵可作良人。
贵众合多,定是师尼娼婢。
偏官时遇制伏,太过乃是贫儒。
四柱伤官,运人官乡必破。
五行绝处,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日受气。
是以阴阳罕测,不可一例而推。务禀中和之气,神分贵贱。略出古圣之遗书,约以今贤之博览。若遵此法,参详鉴命,无差无误。

继善篇

人禀天地,命属阴阳。生居覆载之中,尽在五行之内。
欲知贵贱,先观月令乃提纲。
次断吉凶,专用日于为主本。
三元要成格局。
四柱喜见财官。
用神不可损伤。
日主景宜健旺。
年伤日子,名为本主不和。
岁月时中,大怕官煞混杂。
取用凭于生月,当推究其浅深。
发觉在于日时,要消详于强弱。
官星正气,忌见刑冲。
时上偏财,怕逢兄弟。
生气印经利官运,畏人财乡。
七煞偏官喜制伏,不宜太过。
伤官复行官运,不测灾来。
阳刃冲合岁君,勃然祸至。
富而且贵,定因财旺生官。
非夭即贫,必是身衰遇鬼。
六壬生临午位,号曰禄马同乡。
癸日坐向巳宫,乃是财官双美。
财多身弱,正为富屋贫人。
以煞化权,定显寒门贵客。
登科甲第,官星临无破之官。
纳粟奏名,财库居生旺之地。
官贵太盛,才临旺处必倾。
印经被伤,倘若荣华不久。
有官有印无破,作廊庙之材。
无印无官有格,乃朝廷之用。
名题金榜,须还身旺逢官。
得住圣君,贵在冲官逢合。
非格非局,见之焉得为奇。
身弱遇官,得后徒然费力。
小人命内,亦有正印官星。
君子格中,也犯七煞羊刃。
生平少病,日主高强。
一世安然,财命有气。
官刑不犯印绶,与天德同富。
少乐多优,盖缘日主自弱。
身强煞浅,假煞为权。
煞重身轻,终身有损。
衰则变官为鬼,旺则化鬼为官。
用生日干,运行不喜财乡。
日主无依,却喜运行财地。
时归日禄,生平不喜官星。
阴朝阳,切忌丙丁离位。
太岁乃众煞之主,入命未必为殃。若遇战斗之乡,必主刑于本命。
岁伤日干,有祸必轻。
日犯岁君,灾殃必重。
五行有救,其年反必为财。
四柱无情,故论名为克岁。
庚辛来伤甲乙,丙丁先见无危。
丙丁反克庚辛,壬癸遇之不畏。
戊己愁逢甲乙,干头须要庚辛。
壬癸虑遭戊己,甲乙临之有救。
丑来克丙,须要戊字当头。
癸去伤丁,却喜己来相助。
庚得壬男制丙,天作长年。
甲以乙妹妻庚,凶为吉兆。
天元虽旺,若无依倚是常人。
日主大柔,纵遇财官为寒士。
女人无煞带二德,作两国之封。
男命身强遇三奇,为一品之贵。
甲逢己而生旺,定怀中正之心。
丁遇壬而太过,必犯淫讹之乱。
丙临申位逢阳水,难获延年(月逢印经,则安富尊荣)。
己入亥宫见阴木,终为损寿(时遇丙寅,则冠带得理)。
庚值寅而遇丙,主旺无危。
乙遇巳而见辛,身衰有祸。
乙遇庚旺,常存仁义之心。
丙合辛生,镇掌威权之职。
一木叠逢火位,名为气散之文。
独水三犯庚辛,号曰体全之象。
水归冬旺,生平乐自无忧。
木在春生,处世安然必寿。
金若遇火炎之地,血疾无疑。
土虚逢本旺之乡,脾伤定论。
筋疼骨痛,皆因木被金伤。
眼暗目昏,必是火遭水克。
金逢民而遇土,号曰还魂。
水人类而见金,名为不绝。
土临卯位,未中年便欲灰心。
金遇火乡,虽少壮必然挫志。
金本交争刑战,仁义俱无。
水火递互相伤,是非日有。
本从水养,水盛而木则漂流。
金赖土生,上厚而金遭埋没。
是以五行不可偏枯,务禀中和之气。更能跑成志思,鉴命无差无误。

   
卷十二
元理赋
(徐大升著。万育吾解。)
 
元一气,生五行,统三才,周万物。发乾坤之妙用,剖阴阳之枢机。在乎推四方,分其贵贱,得其中道八字,一定荣枯。是以强明其生克制化,清浊贵贱,寿夭贤愚。
(此原造化之始。)
金赖土生,土多金埋。土赖火生。火多土焦。火救木生,木多火炽。木赖水生,水多木漂。水赖金生,金多水浊。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盛水银。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人晦。土能生金,金多土变。金能克木,木坚金缺。本能克土,土重木折。土能克水,水多土流。水能克火,火炎水热。火能克金,金多火熄。金衰退火,必见销熔。火弱送水,必为熄灭。水弱逢土,必为淤塞
土衰遇木,必遭倾陷。木弱逢金,必为砍折。
(以上言太过不及,各有其害。如此见五行四柱,不可不中和也。)
强金得水,方挫其锋,强水得本,方泄其势。强本得火。方化其顽。强火得土,方止其焰。强土得金,方制其害。
(以上言五行克制,要得中和,而太过不及,会失之矣。所以照破上文。)
理贯人融者,妙其幽察。其显也,其为体也,深能通变,究其元微。其为用也,论其轻重,原有原无,天理赋来,吉凶动静。人生分定,否泰盈亏。
(以上通论干支阴阳、生克制化之中,体幽用显,轻重有无,而吉凶动静、否在盈亏,皆自此而生之也。妙在识其通变,究其元微,由显而幽,斯得其理。以下则详言之。)
煞无刃不威,刃无煞不显。
(然乃克我,刃乃劫我,命中之最凶者。肯言煞刃,其知所重者软1《赋》云:“刃为兵抬,无然难存;认为军令,无刃不尊。刃、双双显,成镇乾坤”是也。徐大升因尼《喜忌》(继善》二篇,不足以尽人之十,政复达此以,所以补其未备也。)
权刃双显均停,位至王侯;刃、煞轻重无制,身为骨交。
(言改、刃相停者,极资;不相停者,村人刃、然停不停,而贵贱之相是如此。)
生平富而且贵,煞重身柔。中途忽死或危,运扶干旺。
(既不相停,不如从煞。能从者,必然重身柔,而后可从;不然,不能从也。既从热,只以热论,不可再通身旺相敌,敌则反生祸矣。)
处身僧道之首,用煞反轻;受职台谏之除,偏官得地。
(七煞为极星,又为孤星。身、然两强,七然有制,身弱,从热,皆十,然多为台谏之官。若身旺然轻,更入清奇,必为增道之首矣。)
岂知大贵者,用财而不用官;当权者,用煞而不用印。印赖煞生,官因财旺。
(用财不用官,财生官也。用煞不用印,然生印也。故云印赖煞生,官因财旺,非不用印用官而专用财煞,则官印在其中矣。印赖二句,紧本上文四句,自发明之。)
五行消息,无理可知;四柱推明,用神可见。自居先,煞居后,功名两全;西破卯,卯破午,财官双美。
(人之八字,全看用神。如上用热、用刃、用财,而不用官、用印,其理甚元,在人消息之耳。论煞当要刃,无刃要有制,煞强有制,皆为方论。煞主名,食主利,故曰功名两全。酉破卯,卯破午,亦食前煞后之意。面以卯为财,午为热,财、煞兼有,故主对官两美。然所以相玻者,以其相克也,必四正相玻。)
享福,五行归禄;眉寿,八字相停。
(此举命中最要者言之。要归禄,要相停,不可死绝偏党。享福属归禄,眉寿属相停,义各有所取也。)
晦火无光于稼播,盗木多困于丙丁。
(此以下,正言不归禄、不相停,故不得享福、眉寿。土掩火光,土赖木疏,木本生火,火多则反盗气,见不中和也。)
火虑有焰。
(火怕晦虚,则有焰不晦。)
金实无声。
(金要火,无火炼则不成里实,何以发声?)
水泛木浮者活木,土重金埋者阳全。水盛则危,火明则灭。
(此又细分五行不相停,而有阴阳之别见。五行不可太过,如水泛则木浮,在乙木则怕,甲木则否。土重金埋,在庚金则天,辛金则否。以乙未死于亥,甲木生于亥。庚金,出土之金,所以生巴;千金,带水之金,所以生子。水威则泛滥,故危;火明则根烬,故灭。)
阳金得炼太过,变革奔波;阴木也垣失令,终为身弱。
(金实无声,炼过变革;归原享导,夫今身弱,见要中和。阳金,土重则埋,怕炼大过,是无土也。阴木,失令则弱,纵是归垣,亦损寿也。此本上文活木、阳金而言,又不可无水土生养也。)
上厚而掩火无光,水盛则漂本无定。五行不可太盛,八字须得中和。
(土厚,即明火无光之意;水威,一水泛木浮之意。五行二句,又所以总结之,归于中和而已。)
土止水流全福寿,水无土止必伤残。
(此下言失中和,而五行有数,亦作吉论;元救助方凶。如水流而有土上,则禄寿两全。余可例见。)
木盛多仁,土薄寡信。水旺居垣须有智,金坚主义却能为。金水聪明而好色,水土混杂必多愚。
(此言五行性气太过,中亦各有所左,访之为害也。在行分四时,五常说五行,自然之理也。或威、或薄、或旺、或多、或混杂,而仁义智信,聪明愚鲁,亦各从其类耳。)
通龄得于中和,夭寿丧于伯枯。
(此又十言人命要禀中和,即七届寿八字停均之义。若太过不及,失于偏枯,安得追龄之享哉?)
辰戌克制并冲,必犯刑名;子刑门户,全无礼德。
(此以下提起地支相冲、相刑言之。辰戌,魁星并冲必凶;子卯,母子相刑必无,乃冲别之最重者。余稍轻。寅上已亥为一生之局,纵犯克制。刑冲,亦无大害。)
弃印就财明们正。
(前言大资者,用财不用印。财有偏正,印亦有偏正。正印见时有祸。偏对见印无妨。正财不喜见印,偏财不忌见印。同此理也。)
弃子从煞论刚柔。
(前言当权者,用煞不用印。煞有刚柔,弃天干而从地支,阳刚阴柔,金水土可从,木大不可从。明可从不可从之理,然后知印可用不可用也。)
伤官无财可倚,虽巧必贫;食神制煞逢果,不贫则夭。
(伤官、食神同类,伤官剥官,命中最忌。有财亦好,以伤生财,财生官故也。无时则以贫断。食神制煞,命中最怕没臭,以具夺食,煞无制川0克身,故夭。)
男多阳刃必重婚,女犯伤官须再嫁。
(羊刃逢煞相停,国主有矣,多则伤妻。男以财为妻,刃则克制,故重婚。伤官有时可倚,因主贵矣,多则伤夫。女以官为夫,伤则克制,故再嫁。)
贫贱者,皆因官处遭伤;孤寡者,只为财神被劫。
(官为禄,有禄安得贫贱?身旺得官微,复行伤官运,谓之背禄,则无官矣,。安得不贫贱?财为妻,有妻安得孤独?财少遇身旺,复行劫财运,谓之遂马,则无妻矣,宜乎该孤寡。财官,其人命之最要者欢!)
财临旺地人多福,官遇长生命必荣。
(前言食伤生财为旺,此则直言时临旺地。如甲用戊己为财,居巴午之地为旺。前言财旺生官,此则直言官退长生。如甲用庚辛为官,居已子之地为生。二者必须身旺,方主有福荣贵。)
去煞留官方论福,去官留煞不为卑。
(人命最怕官煞混杂,用官只用官,用煞只用热,故有去留,方可言百。如伤官、羊刃,人命迁之多不吉;用之士官留熬,去然留官,或者亦作福论。)
岂知遇正官、却终俸禄;逢七煞,乃有声名。
(正官、七煞,君子小人之分也。岂君子不如小人?正官虽得纯粹,七煞一有制伏,便发育有声。若正官纯粹,发福悠长,岂七煞之比?此举其偏重者言之。)
逢伤官反见夫,财命有气;遇求神而丧子,福气无依。
(女命最怕伤官,有刚伤夫,其理易晓。内有伤而反见夫者,乃财命有气,伤官生财,叶生官星,为夫故也。女命以食神为子,遇袅夺食,虽生子不存,女倚子为福,既无子,又何有福之可言?女个重夫、子二星,故举伤官、食神言之。)
天干煞显,无制者贱;地支财伏,暗生者奇。
(人命以江为重,前专以煞言,要刃合,要食制,要从煞,如不合、不制、不从,天干显则煞为无情,故主贫贱。人命以财为福,前专以财言,要伤生,要酉破,要食旺,但财不喜露,要藏地支中,有暗物以生之,则主丰厚,故为奇特。)
三戌冲辰祸不浅。
(魁罡最怕相冲,不吉。若相停为财官库,不忌。如三成一辰,甲辰日主贪财生祸,以地网冲天罗,所以忌之。)
两干不杂利名齐。
(两千难得不杂,故主利名兼有,然不可一概言议或是财煞,或是官印,或是热刃,或五行成象,更入格局,方作方论。)
两子辛卯相刑,荒淫滚浪。
(丙辛合,子卯刑,干合支刑。丙辛水系,子卯无札,故主荒淫现良,言极淫也。女命尤忌之。)
子午卯酉全备,酒色昏迷。
(上重子卯,此并论午酉,为四败之局,号曰遍野桃花煞。全备者,多方,但主酒色昏迷。女命尤忌之。)
因财致祸、贪食种疾。侄男为嗣,义女为妻。
(上言财要代藏为奇,然财者,众所争,故有羊刃劫,则因财致祸,见时不可专也。上言食神制热为妙,然食者,人所贪,故有臭神夺,则因食生疾,见食不可分也。男以官煞为子,如羊刃劫财,官煞为被用,是兄弟有子而我无子,故以侄男为用。以偏正财为妻,如柱中无财,正位而寄生到宫,是事他人所养女,故主义女为妻。)
日时相冲卯酉,始生必主迁移;造化因逢戌亥,平生敬信神抵。
(此又举地支中卯酉,日月门户,日时遇之,主迁移不定。戌亥为天门,日月迁之,多敬信种社,或信道也。)
阴克用,阳克阳,财神有用;官无官,鬼无鬼,太旺倾危。
(人命以财官为重,故又学而言之。人皆知正时为用,不知阴能克阴,阳能克阳。偏时胜乎正财,造化反为得用。官不可无,官多反主无官,不吉。煞不可有,煞多得从其鬼,反不为害。要之皆为大旺,身衰不能放,倾危之道也。)
得局失垣,平生不遂;归垣得局,早岁轩昂。
(得局,三合局也。归垣,干归禄也。此言人命要生旺成局,势为福。若林局失垣,虽天干类家,而地支三合,却为日干休囚死绝之地,亦平生不遂。若得局,又归垣,如五星升殿人垣,乃得地得时之谓也,决主早岁发福。曲直润下等格,即得局归垣。)
命遇袅神,而与富家营运;龙藏亥卯,经商利赂丝绒财官俱败者死,食神逢果者凶。
(具神因可恶,小人得之有用,用其与富家营运。如甲用雨大为食,丙能生戊土为甲之财,壬水却为甲木,具神受戊驱使,丙火以托甲木,互换相生,为主客之道故也。亦有为商自营运者,谓龙藏亥卯,寅为青龙,巳为大常,亥卯未术局,八字用藏,亥卯末为用种者,或用财,皆主丝纺之利。对官为校马,人最紧要,若俱在败绝之地,或行运又到败绝,用神损气,安得不死?食神,N之势星,生时制热,命中紧要,被袅夺食,双无所制,财无所生,安得不凶?)
丁已孤骛,命遇聪明诗女;探形沐浴,日犯浊滥荒淫。
(此论女命,男亦同。孤驾,乃甲寅、丁巳、戊一、辛亥等日,坐四生之地,故多聪明。探形沐浴,即子午卯百四败之地也。月时犯无伤,只怕日干自坐,如甲子、庚午、丁卯、癸酉等日,身坐桃花然,再通带合,故主浊洪荒淫。)
丁逢卯日遇己土,客食之人;亥乃浆神逢西金,嗜杯之客。
(丁干生卯木为具,若遇己为食,故主食食,或因食生灾。亥为登明,面加水为酒,西日生人送亥,必主责杯。更带刑冲,主落魄或酒死。)
归禄得财而获福,无财归禄必须贫。
(归容身旺,故用财,无财而专,归负无用。得伤官、食神生财月,吉。又怕见官煞,窃财之气。)
财印混杂,终为受困;偏正错乱,必致伤身。
(贪财坏印,故忌混杂。若先时后印,反主成其福,不以此论。官认混杂,有去留,亦吉、若错乱,则伤身为凶、女个偏正错乱,尤为不吉。挥妇者须知之。或曰:倡正,就指财之偏正、印之偏正言,但于伤身。难通。)
大岁忌逢战斗,羊刃不喜刑冲。
(此论日干与岁君相犯祸福。上日犯岁君,以岁为用神者,无咎。如六壬日,以丙丁为财,柱中原有根,虽犯大岁,反为吉。身旺者凶,弱者无咎。日与运俱犯之,方主大凶。五行有数。亦权分技。二怕天冲地击,当抄家性情阴阳,物元真理。且如六乙人,透己岁运,活木克活土,却有生意,财源倍有。六甲生人。逢戊岁运,死木克死土,则不吉,重者丧身。羊刃格,不喜岁运刑冲,小人不可犯之。如八字既有羊刃,多熟制伏,行羊刃岁运,亦凶。元有时者,更重。带伤冲刑战斗,主祸出不测。《经》云:“羊刃冲合岁君,勃然祸至”是也。战斗独举太岁,刑冲独举羊刃,指其所最重言也。)
庚逢丙扰,多有不仁;癸从戊合,少长无情。
(此言人之性情、心术。金火相刑,故有此病,且主人刚压。癸为少阴,戊为老阳,癸戊虽合化,乃无情之合,故以少长言之。男命戊日见癸,当娶少年之妇;女个突日见戊,必嫁老年之夫。)
不从不化,淹留仕路之人;得化得从,显达功名之士。
(不通月气,时无所归,又犯抓神,不从不化也。若通月气/时有所归,则以从化论。夫旺,从夫化,妻旺,从妻化。人之行负,岂止一事而立,终身无改,故从化成格,则富贵备矣。先论从化,后论财官。从,以天干从地支,如乙生八月,地支重金,则以金论是也。)
化行禄旺者生,化归禄绝者死。
(此言得化、得从,要得禄旺,不要死绝。盖化成造化,行本局负旺,如丁壬化木,月今春,或东南方运为生;行金乡,或时遇中酉之地,为死。)
生地相逢,壮年不禄;时归败地,老后无终。
(生地相逢,是命已有长生、临官,行运复退之,如庚于临官、帝旺,在申酉,用丙丁为官,用甲乙为财,火至一面运,则病死,是庚辛无官也。木至中西运,则死绝,是庚辛无时也。财官俱败,用神破伤,虽壮年不禄。时为结果,人之生时,最不可居于五行政地,金败午,木败子,水土败于酉,火败卯。时为末主,若居欧地,主晚年晦滞,破败无终。)
丁坐面金,丙辛遇之绝嗣;财临煞位,父死而不归家。
(两用壬为子,壬败于酉,辛用雨为子,而死于酉,时乃子宫,既败且死,岂有用乎?如有用,则父必不禄。人命以财为父,财煞同官,则难为父。如庚辛用甲为父,年月时见甲,申坐煞官,岁运煞旺,主父死他乡。或云,煞,劫煞。财坐劫煞更父位,推《贱》义亦通。)
八专干支同类,煞运煞年多凶。
(支干同类,如甲寅、乙卯、丙午、丁未,庚申、辛酉、壬子、癸丑,戊午、己未、戊戌、己且是也。行运会热,必主不禄,以其恃强,与然相争,然竞克身故也。)
若能详观玩览,贵贱万不失一。
(余见旧注,分拆破碎,有失《赋》旨。故略注于下,以明作者之意云。)
 
真宝赋
(明兵部尚书万骐撰。万育吾解。)
官星带刃无克破,掌兵刑之大权;财印相资没刑冲,登黄阁三公之贵。
(正官格。在羊刃及时印相资,有伤官则克,有刑冲则被。无印、无刃,只有财星资助,亦吉。岁同。)
财官生旺逢印缤,拜获垣宪府之尊;三合印财会局全,登五马诸侯之贵。
(财官生旺格。柱有偏、正印,再三合印局,或财局,吉。)
伤官逢煞刃,兼将相于明时;印级若相扶,登龙门于早岁。
(伤官格。身弱喜刃印相资扶,则吉。)
伤官得食神重辅,说阁图魏相之功;岁运忌制伏刑冲,再伤官而祸至。
(伤官得食神重叠相扶,吉。所忌刑冲及制伏太过,复行伤官运,不测土来。柱申无它,喜行时官运;无印,喜行印经运,主迁官。岁运同。)
财资七煞,威权独压万人;印若相扶,断定官居极品。
(七扶植。喜财资助,又得印化,最古。惟然,故主有权;得印,故主极品。)
月会既同煞、刃,英名诗汉室之霍光;时岁复带印财。高位用中兴之邓禹。
(七江、劫刃同在月令,岁时有财、有印,最贵。义同上文,但此又兼刃言也。)
煞失时而印无气,更主旺而任常流。
(七然、印好,若不当令司权,而日干自旺,用种轻馒,不过清虚冷淡之职。岁运行财煞,则吉。)
印司令而煞相扶,再见财而官翰苑。
(印鳗村。要当时月今,日上又得,重生气旺,不见别冲破害,稍得一熬、一财为妙,太过不宜。财印两停,乃常流也。《赋》又云:印经重逢,官居翰苑是也。)
偏财时上见官,早岁名标金榜;更得食神相辅,少年日近天颜。
(时上偏财格。岁月有官星,又得食助,准上文。忌比劫,逢比,百无一遂。)
福德见财而隐官,居极高之重任;柱运逢印而无土,处至下之孤刑。
(福德。如壬癸日,生冬三月之的。喜时官资助,干支作合,或得火局,及展戌丑未,但近一字为妙。若无时官,而逢印经,不行财官,而行印经及北方之运,别妻克子,孤寡贫贱之命也。)
六壬趋良,透财印以为奇;官煞相侵,反贫穷而下贱。
(六壬日进壬寅时,乃趋良格也。岁月再见寅,天干透丁辛为妙,富个双全。最忌官煞,或行运见之六亲,骨肉分散,贫薄婢仆之人也。)
六甲趋乾,喜财印而位重名高;岁运冲刑,并煞官而文兴祸至。
(甲日时逢乙亥,乃趋乾格也。岁月再见亥,又得财星,重遇印经,生身正官,自然出现,再行财旺之地,吉。忌已字刑冲,官煞克破,甲乙劫夺。岁运同。)
财宿叠逢得印生,少年受福。
(即先时后印,反成其福,不可以对坏印为嫌。)
倒冲带印遇财食,早岁成名。
(倒冲禄马格。乃丙午、丁巳、辛亥、癸亥等日,柱有偏印,又行财食运,为贵。忌填实,官然不中。《赋》又云:“倒冲带印,早岁成名,对食兼资,身近丹挥”是也。)
岁德扶干,喜财星而嫌制伏;印星在运,会羊刃而掌兵刑。
(年干七煞为岁德,不宜重见,最喜财星及印经,羊刃不可制伏,岁运同。如甲申、己巳、戊子、癸亥,岁德无制,有时上煞得用,有印化煞助身,有刃合煞扶身,故大贵。)
二德配官,王陵为汉朝之相。
(如辛日生九月,以丙为天、月二德,又为正官喜财,是资助,忌伤官克制。《赋》又云:“平邦国,统六师,赖官变为二德”是也。如乙亥、丙戌、辛丑、戊子合格,又官变德,居官无祸;财变德,得善中财帛;印变德,主受父祖胎庆无祸;日千变德,则主本身。)
财星德秀,谢安为晋代之公。
(如戊己,以甲乙为官,壬癸为财,二德透干,为德秀之辰,无庚辛制伏,不被比劫争夺,大五。又如,乙日以庚为官,生巳酉丑月;丙丁用庚辛为财,生已酉丑月之例。《川又云。“王商扶汉,因财官而为德秀之荣”是也。或以德秀为福德秀气,更是财官尤妙。)
伤官多而见官,顽石产玉;原有官而再见,灾祸连绵。
(伤官格,要柱中重见伤官,如有一位正官,为贵。无官喜行官运。伤官如石,正官如王,若有官,再行官运,则祸。)
伤官如带煞刃,出将相而人公侯。
(伤官为主,往带煞、刃,又得印经,当时得令,有相互之情,不被刑冲,乃极贯之格。《赋》又云:“伤官带刃,印全各,一兵符之重任”是也。)
德秀若助伤官,握兵权而伏斧锁。一”‘”,‘
(此又兼德秀言之,皆以伤官格为主。)。
地全子午卯酉,成大格而文武经邦。
(四仲全看天干何如,须成大格为妙。)
往列已亥寅申,更奇仪而威权震主。
(四孟全看天干何如,更得奇仪为妙。)
木生卯月,时会午而震动离明;运至西南,官居极品。
(此木火通明格也。)_
食遇印多再劫冲,天年必夭。‘
(此食格所忌。)
柱盛食神运财乡,功名有准。。
(一云,权臣内使。此食格所喜。)
朝阳带印资马宿,青琐黄门;柱无财印,职居民牧。岁运最嫌填实。
(六阴朝阳格。喜印经、财星,在岁月之中入格,而无财印则减分数。运行财印,官居转运,忌冲刑填实。似》又云:朝阳带印,清朝达士;财星资助,非青琐之荣,即风纪之任。柱无印财,多居民牧,职守专城。)
鼠贵带食资印耀,该垣藩省;柱有官煞,贫穷下贱,运途不喜刑冲。
(六乙鼠资格。喜食神重见,及印经则吉。忌官煞冲刑害。)
子丑遥合已宫,柱印财而为极宝;岁运若无辅佐,登卑秩而坐寒毡。
(子卫遥已二格。要柱有财印,必贵。无则否。运遇对印,亦发。《赋》又云:“子丑造合已宫,得财印而为至宝”是也。)
论道经邦,喜财富自禄而自旺。
(如甲日以辛为官,得面建禄,己土为财,长生在酉之例。入斯象,大贵。忌刑冲伤官运,岁同。如吴岳尚书:甲子、癸酉、甲辰、甲子,合格,庚午年卒,平生正气君子。)
调元赞化,因三奇自旺而自生。
(正官、正印、正财,为三奇,日以庚为正官,得己字长生;壬为正印,大于今;戊上正时,生于申,入斯象,大方。如谭论尚书:庚辰、甲申、丁未、丙午,财官印俱旺。胡宗宪尚书:壬申、辛亥、丁酉、壬寅,财官建禄印长生,火自生于西,为个神之地,又化木成象,所以威制四省,官居一品。)
栏又得印禄之相助,官居补表阿衡;火劫兼岁运之不和,反作贫穷而下贱。
(此格柱中有禄神,偏、正印,天干得财印为妙。若见火神、劫刃太重,岁运不和,贫o。)
禄逢财印,青年及第登科;岁运刑冲,官煞逢之不妙。
(归禄格。岁月时中有印、有财,地支三合为妙。运行财印之地,吉。忌刑冲、被害,官煞破格。)
金水清沉被伤,文章显达而寿算难延。
(柱中已酉丑金局,申子辰水局,二局全,乃曰金白水清。却被天干丙丁戊己混克,则文而不寿。《赋》云:“金水清澄被伤,颜子秀而不实”是也。)
木火衰盛不均,功名蹭蹬而夭折无疑。
(甲乙日生,柱中丙丁午巳火在,即乙木曾送上位,名为气及之文。柱无财印,灰飞烟灭,克子伤妻,或残疾。功名虽有,亦小就而已。得劫刃帮助,壬癸生扶,戊己资益,则方。)
云龙风虎若相从,拟作圣朝之大器。
(云龙风虎,如甲乙生春三月,或亥卯未月,为青龙之宿,天干要壬癸水,谓之云龙相从。或庚申、辛酉,但得一字,为西方白虎之神,爱亥卯术进合巳字为爱风,则青。若见填实,又无云雨,谓之旱龙;有阳而无阴,有君而无臣,刚柔不相济,反为中庸不达之士也。或以辰为龙,寅为虎,壬为云,巳为风,局全寅辰巳壬者,大方。)
飞禄倒冲资印经,必为昭代之名公。
(飞天禄马倒冲之6喜印经财,忌正官、七烈冲刑、填实,若行印财及三合之地,亦吉。)
身虽旺而官禄微轻,马氏育青获于绝帐。
(如甲寅日,用辛为官和生冬三月,或四、五月,用社既浅,又无双星资助,止为师德之十。如生夏,而对星资助名拟陶朱。若克被制伏,火重则否。)
格不清而用神休废,萧曹起刀笔于西秦。
(义同上。)
甲乙若遇乾宫,会辰龙面必贵。
(甲乙二字多逢于头,地支见亥一位,又得辰字,名群龙无首,吉;是刚能变夫人斯家,主大青。)
本神如逢壬癸,得巳午以为佳。
(甲乙日生人,得壬癸印生扶,支带巳午,是有火气,水大既济,龙得飞腾之六,云行雨施之功。个值斯家,位近清光。)
庚遇壬癸坐煞印,而周治位重。
(六庚日生,柱中壬奥多,身坐七煞、印经者,主大贵。如何尚书;壬子、癸丑、庚午、两子。余个:壬午、癸丑、庚寅、丙戌,俱合此象。)
龟蛇持剑兼金刃,而贾复名高。
(壬癸日生,柱中丙火多,或主午戌、中子辰二局,水底龟,火属蛇,名龟蛇持剑之家。柱无金,其剑不出。)
庚辛重而时见巳亥,虎啸风生。得戊己以相资,官居极品。
(庚辛日主,再见度辛干,岁月时中得一巳为民风;或得亥,亦可喜。甲乙亥卯未,运行东南,积高禄重。行北方名。入西,祸莫测。)
一气相生,称五行之顺食,位近三台。
(一气相生,即甲生丙,丙生戊,戊生庚。五行顺企,天地支互益者,大大。或以天元一气解之,则非。)
金神带刃,遇火地之炎明,官居内阁。
(金刃格。柱中有阳刃,又行大乡,大女。)
时上偏官,喜劫刃、印财而居岁月。
(时上偏官格。岁、月、时中,有时资印,化刃扶身强,主见宪之权。)
父传子道兼文武,将相而显朝廷。
(乙日生,逢壬午时者,无乙属东方青帝之神,午属南方大帝之神。乙为父,时为子,得干上壬水,反生乙木,是父传子道之家,青赤相投之妙。入此格者,功高一世,宠压千官。不宜水金,乙木有泛。即前木生卯月,时去午而震动用明,运至西南,官居极品是也。)
伤官透而正官隐,运煞印而位重权高。
(伤官透于岁月时干,正官德于地支柱内,对印、七然全者,大大。)
地天交而阴阳感,得戊己而三台八座。
(日时得亥为乾天,岁月得申为坤地,而干这戊己是地在天上,有阴阳文感之意,南阳外阴,仅顺之象。入此格者,大贵。)
本盛会繁,得离明而公忠正直。
(卡杜金削,繁则金太多,要火制金。公忠正在,因金木而言也。)
金由永清,通长生,而聪明出众。
(庚辛日,生于申子辰月,地支坐已,柱有壬癸,无火土夹杂,主聪明有文学。)
火明木秀,逢土现而早古鳖头。
(甲乙日生,柱中有巳在丙丁寅戌字,在在生,奇特。若地支有午成立卯未,各得一字,亦是,不拘甲乙日生。)
水木在春生,遇土金而作公侯之贵。
(水见土,木见金,为官。水见金印,未见土时,在则木旺水休,互相资助,故责。)
金逢火炼早年出仕,
木得金裁幼岁成名。
(此言五行之相济也。)
金多失火,嗟性地之凶顽;
木盛无金,叹功名之不遂。
土重而无木疏通,困苦奔波之辈;
水盛而无土制伏,破家淫荡之人。
火盛而无水济,死而无悔之暴夫。
木衰火盛变灰飞,功名迟而难逃夭折;
金白水清被某害,文章秀而莫永天年。
(此总言五行,偏党无制化,皆为不吉。)
金白水清,脱果神而文章益显。
(与前“金白水清,遇长生而聪明出众”互看。)
煞官两露,遇二德而爵位崇高。
(二德,天、月二德也。然官两主,疑混得此解之,故责。)
财资六煞,子仪司将相之高权。
(柱中财旺上煞,煞生一,又得长生之地,日干旺,格局纯,大甘。)
金神带煞,寇准擅庙堂之大器。
(金神重犯岁时月令,却送七然,大计。忌刑冲。)
岁德逢财煞栽根,早登显仕;更加印刃无妒合,预招高科。
(与前“岁德扶干,喜对星而任制伏;印星在运会羊刃,而一兵刑”义同。)
岁德逢财,少年请举;岁德带刃,早岁成名。
(岁德为重热,故屡言之。请举,少而成名,早拉高科而登显仕。以年管初年,然主威风故也。假如甲日见庚,年为岁德,柱中要戊己资环,已面上栽根带刃,喜行印经,忌正官,妒合之辰。)
月七煞而时岁食肃,宪府风霜之号令。
(十神制熬,理固然也。)
月煞印而时伤官,受凤阁龙楼之厚宠。
(月令有煞、印,岁干支得之为极妙。要时透伤官为印之妻,年热之制,故主大专。)
日两火而时入亥宫,丽乎天而文明四海。
(大雨日、时得己亥,亥属乾为天,火在天上,无所不照。命有斯象,自幼至老,大显崇高,一兵别之任,上往天子,下顺四时,外抚四夷。所忌刑冲、被害,有数者吉。《赋》云:“阳大时逢亥位,文明光以乎四海”是也。)
干阳荧而时逢己丑,出乎地而照耀山川。
(丙日送己丑时,是日出土上之象。顺而丽乎天,大明之法。如安国康侯,多受大场命之,值此鼎而股股之任。如姚沫状元:戊十、戊午、丙辰、己丑,合格。《赋》又云:“六丙时临己丑,日在地上,为极显”是也。)
时辛亥而日逢丁,乃时三奇而科名早中。
(六了日利辛亥时,辛为偏财,亥中甲木正印,壬水正官,谓之时上三十。必主少年登科。富贵长久。《赋》又云:“阴大时亥,富贵悠悠”是也。)
月建申而岁时遇子为坤、坎顺而将相可期。
(欲知它方,先观月令,乃提纲。月在中属坤为地,年支子居坎为水地,水师卦,水不外乎地,兵不外乎民。得此象者,大十。子时亦然,日支子者则非。)
时离岁男日阴,金透甲乙为三台之贵。
(午时生人,年支得巳字,日得辛金为主,金用及木为财,离火为官,名曰内得其顺而外得高明之家。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手刚。若器居月令,刚非入格,大贵。)
木秀火明,春秉令入斯象,夺榜眼之魁。
(重在春生。即前“人明木秀,逢土现而早占鳌头”之义。)
食神带刃,结局而位至三公。
(如甲人食丙,要火局;己人食辛,要金局。但得一字,更有刃助,大五。)
食神带刃,坐官而勋高一品。
(日主坐下官星,岁月时中又有刃食之现,大青。所嫌者偏印冲刑,若行对官二运,勃然没发。)
官星带刃,班超万里封侯;岁月得时,周勃特然人相。
(正言之格,用神要当时。柱有劫刃为正官妻财,则刚柔相济,却得财星为青。官星、劫刃两现天干之上,尤贵。《赋》又云:“官星带刃,且不可言。岁月透露,周勃特然入相”是也c得时,以官星乘旺;言带刃,以不拘干支;言透露,则直指所重者言之也。刃为凶煞,官食带之,皆作权责看。如李邦珍和宪:癸酉、己未、壬子、庚子,合格。)
财官双美,透财印而居台省之尊;运至比肩更刑冲,抱守株之拙。
(癸巳日,坐向四月;壬午日,坐向午月,天干透财印,士。不宜北方运,又怕别冲。宜斟酌。)
财官生旺,天于透露为奇而曳紫拖朱。
(四柱对星旺,不必正官透财,自生官,绝奇。或财官两透,居生旺之地,皆主大贵。)
财旺生官,印刃相扶为妙而三台八座。:-:。
(柱中财星旺得令,又印劫扶持,大十。再莫行对乡运J“
干食神而时骑禄马,初年题虎榜之荣名。
(庚日见壬午时,辛日见癸已时是也。)
透印缤而格得财官,早岁镇边隅之重任。
(财官之格,要岁时透印于为妙。)
日于健旺而印刃相扶,龚胜尽汉家之死节。
《赋》又云:煞旺而得印刃之扶,龚胜死节于西汉,是四柱纯煞。或官星从热,得印刃透出天干,乃忠节之良臣也。前言日干旺而印刃相扶则太过,焉得好处?当以后为正。考龚胜,汉之处士而能死节,岂非五行大过之伤驮?)
官星带刃而印级带煞,元龄步唐代之流洲。
三公之任,在乎经、刀司权,各遇长生,更得财资,极贵。
(如甲用废为煞,乙用辛为热,柱有巴子,则煞长生。甲见乙,乙见甲为刃,柱有亥午为刃,长生更得对资,然印化刃,极方。)
司要枢,总戎政,因劫带印以资官。
(月令时上正官,要羊刃资之。如甲用辛为官,有乙字资官是也。)
伸枉抑理,冤惠为财生煞而助印。
(四柱七煞重叠,又得财官资助,则熬得势,复生乎印矣。)
进直言,趋金困,因煞、刃两露于天干。
(此是热格。而煞刃并现岁月时中,主言路。)
居翰苑而掌丝纶,为正官归禄于四柱。
(归禄,乃正官。如两用癸为官,有子字,则癸禄居于,在冬三月生,妙。《赋》又云:“一丝纶之命,到玉堂之职,因去息而得清今是也。)
年正印而月正官,居国监翰林之任。
(正官喜现于月令之中,正印要露于岁元之上,不见冲克之神,准上文。)
格清奇而时得令,唱鸿护玉殿之名。
(格局纯和不杂,用种得令有气,无刑冲、玻害,大行之造。《赋》又云:“格清局正,玉殿传肿”是也。)
平邦国,统六师,赖官星变为天德。
(解见前。)
理阴阳,登宰辅,因禄马又带长生。
(正财、正官,俱有长生,得刃生食,食生财,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有周流不息之妙,必主大贵。《赋》又云:财官有蒂,调和生理之权。有帮,长生是也。只时官长生就无长生,指所居长生之地,言不必要刃食相生解。)
格局纯和而日干自弱,览泉石而好幽栖。
(用神虽得时,日主衰不胜,却为林泉晦迹之人。遇运扶身,亦发。)
格局薄弱而用神轻微,纵资生而无过小职。
(如其所用之神,不得时令,纵得资益之字,不过小官。比前格局纯和者不同。)


中国(香港)高端风水研究院 中国高端风水研究中心 张易君高端风水传播 霞浦金易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官方网站:http://www.zyjgdfs.com/ 企业备案号:闽ICP17009145号 办公室电话:0593-8898886
联系人:张易君老师 全国服务热线:17759309988 全国预约热线:18950552880